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离向力”与“支撑力”都是要在一个字的结构中体现的。因此,这两者的关系,在一个字里往往形成“合力”的美。离向力对支撑力来看,它好像是一棵树的枝条;支撑力对离向力来看,它就像是一棵树的主干。所以,离向力要表现得好,这个字就能够表现出精神,有动感;支撑力要是表现得好,这个字最见风度,有静态。“风度”与“精神”在一个字当中往往同时存在、高度统一。书评家们常说晋字有静美,其实静中还是有动的。不过,在动与静的矛盾统一中,晋字的静是主要方面。

    力有动美和静美,讲到动与静,就要分析我国书法理论著作中常常提到的“势”。概括地说,势是由力产生的。毛笔是由它所处的位置或弹性形变而具有“能”的,它运动的速度越大,它的动能就越多。当它处在一定的高度向下,在纸面上书写时,它是具有势能的。在我们整个书写活动中,它的势能和动能可以互相转化。传统的书法理论所说的“势”,是这两种“能”共同表现在笔画和结构之中的“图像”。字中有笔势,结构中有结构势,行中有形势。如毛泽东同志的字,势最突出,乍看时,有的字斜得很厉害,可是在整幅字中它很协调。这说明“势”的一个主要问题,势虽是运笔的物理现象而还要通过书家艺术构思才能取得的。运笔过程中所留下来的笔迹有“笔势”,笔势又能影响到“字势”,又由字势影响到“行势”。大势已定,往往能突出地体现一个书家的字的艺术个性,纸面上充满了旺盛的精神和力量。

    古人说:“视笔取势”,这句话说得好,说明“势”是无定的,要在运笔的过程中随时创造,按照美的原则去创造,这种创造才是这里所要说的“取”的精髓。势是力的表现,而“取”又是“势力”之力上的力。

    书法的势,我们可以分出几类:有快势,如一画行笔快,笔画与笔画衔接快,快势就像飞流直下三千尺;有腾势,笔画振作,结构飞扬,给你一种向上精神,腾势就像天马行空,昂首向上;有倾势,上大下小,上重下轻,而大小轻重又不失调,像危石欲坠终未坠,而有“盖世”气概;有拥势,一个字有中心笔,一行当中有中心字,都拥向中心,调和了全局,如稼轩词“叠嶂西驰,万马回旋,众山欲东”,或者也可以说是微风涟漪,芙蓉出水;有绝势,人们常说“笔断意未断”,“断”就是我们这里说的“绝”,绝势又是依靠势在意态上把它串连起来的。有时候一行之间儿个字为一段,段段绝,又段段连,就像陆游的诗,“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样,又像是“悬崖百丈正惊心,忽见奇峰又突起”;有借势,偏旁之间互借,上下字之间互借,斜借正,俯借仰。既讲“借”,我也借用杜甫的一句诗,“佳人倚修竹”来比喻,人竹相倚,“佳”与“修”互借,形成整体美。总之,势是力的具体形态,势美也就是力的美。

    势的互换,反映了力的最大流动,力的换向就是力的运动方向的变换。前面提到的“直下”和“平铺”,由直到平,或者是由平到直,力的运动方向是在那里变换的,古人常说,“悬管掉之”,悬管直下,这个时候笔锋是竖的,竖着运行是一个方向,竖才能够使笔毫可左可右、可上可下地按着笔画书写的艺术要求而铺开。

    铺开是力的方向变换的开始。在熟练的书法家手里,变换都是非常自然的,变换在力的线条上有时候会出现方笔跟圆笔并用的效果。“并用”是力的换向的结果。

    因此,笔势的起伏曲折,像隶书的横画,楷书的“走之”,都是有力的换向的。一般说来,起伏是上下方向,曲折是左右方向。笔画的转折处,力的换向最明显,比如我们写“七”、“门”等画。我们在换向的转折点时,注意力容易不集中,把笔随便滑过去,一滑,力就不能贯串了,笔画软弱了。在书写过程中,力的换向,决不能使力成为“强弩之末”,必须是笔到力也到。力的换向,也要使欣赏者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受。

    总之,力的换向,必须体现力的运行全过程,有转有折,有起有落,力要贯注始终。这就是我常说的“法备画成,止于至善谓之达”。这个“达”包含着力的贯注始终。这样,力才足了。力足,是书法艺术的精神世界。

    力是书法艺术的主要内容之一。一言以蔽之,力是书法艺术的灵魂。力的确能给书法增添一些美中不足的东西,使欣赏者有比较更接近于完善的美的享受。刘熙载说:“笔画少处,力量要足以当多;瘦处,力量要足以当肥。”这就是力在书法中所起的作用。力增添书法美。

(信息来源:书法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