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目前所在位置: 书法教育 >教育资讯 >书法教育进课堂能否解汉字危机?

书法教育进课堂能否解汉字危机?

发布人:陕西省书法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3-11-22 点击率:3759

编者按:教育部日前公布《中小学书法教育指导纲要》。这就意味着从今年(2013年)春季开学开始,书法教育将纳入中小学教学体系,学生将分年龄、分阶段修习硬笔和毛笔书法。在键盘盛行的年代,开设书法教育课还有必要吗?许多人心里面或许都有这样的疑问,对此,光明日报进行了连续报道。

 

迎来了书法教育的春天

 

“迎来了书法教育的春天。”中国教育学会书法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杨淑琴说。

 

教育部日前公布《中小学书法教育指导纲要》,《纲要》提出,从今年春季开学开始,书法教育将纳入中小学教学体系,学生将分年龄、分阶段修习硬笔和毛笔书法。小学三至六年级每周安排1个课时用于毛笔字学习。

 

书法教育将开始在全国范围内走进课堂,走进校园。

 

在键盘盛行的年代,开设书法教育课还有必要吗?多年前,就有加强写字教学的相关文件发布,这一次,又会有怎样的情形?

 

从键盘回归手写,书法教育价值在哪里?

 

“毋庸讳言,‘汉字危机’已成不争事实。当下,最重要的是,我们应当冷静,应当认真思考如何去做,尽快去做,有效去做,以应对乃至最终化解这种危机。”多年前,作为语文教师的严寅贤就建议:化解“汉字危机”,首先应当关注中小学汉字教育。

 

在他的印象里,曾经的中小学习字课为几代中国人留下了弥足珍贵的美学记忆,为几代人打下了坚实的汉字书写基础。但现在,大家都关注成绩,书法好坏早已不再去计较,书法教育日益淡化。

 

“尤其是经济文化发达地区的中小学,教室黑板的传统功能日趋式微,以至于黑板成为‘白板’。此举既损害了教师自身的汉字书写能力,又丧失了教师面向学生应有的书写示范力,可谓‘一举两败’。”严寅贤表示。

“书写,表达一种感情,与电脑写不是一种状态。”中国教育学会常务副会长郭振有这样理解:文字不是简单地传播一种信息,不是仅仅把语言书面化。文字是一种文化载体。一切都机械化了,没有审美,变得贫乏而没有了想象力。

 

识字写字,是学生系统接受文化教育的开端。在今天,写字教育仍然有其他学科的教育所不能替代的作用。

 

“‘感受汉字和书法的魅力,陶冶性情,提高审美能力和文化品位’是《中小学书法教育指导纲要》中明确的要求,我们只有在这个层面上理解与施行才能真正体现中小学中推行书法教育的意义与价值。”北京师范大学书法系教师查律看来,作为基础教育的书法教育不在于要求每个学生都达到多高的艺术层次,而是通过持续的书法教育使学生对传统审美理想与要求有个初步的整体认识。

 

“书法一直是修身养性的重要手段与方式。书写者在理解并学习古代书法名迹时如同与前贤的心灵相交互,这是心灵提升的独特手段与途径。”查律说。

 

从兴趣到课堂,要跨过哪些坎儿?

 

蔡瑞山是北京市密云县太师屯镇中心小学的校长,谈起即将推行的书法教育,他并不担心,之前,书法教学就已经是学校的校本课程。这个假期,他最关心的就是教委可否再派一名专职教师。现在,学校只有一名专职书法教师。

 

在一些地方,书法教师都是由语文教师或美术教师兼任的,书法教育也往往属于“兴趣班”的范畴。

 

“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师资不足。”杨淑琴坦言,专业的书法教师严重匮乏。中国教育学会书法专业委员会近期的一项工作就是同各地教育行政部门配合,逐级、多层次地开展骨干教师的短期培训。

 

当然,在现实中遇到的问题可能还不止这些。中国海洋大学教育系讲师胡乐乐就担心,课时问题怎么解决——中小学现在的教学计划安排得满满的,几乎拿不出课时给专门的书法教育。书法教育需要的设备如何保障到位——学校没钱给图书馆购置书法教育所需的碑帖、挂图、书籍等必需资料,至于设置专用书法教室就更不用说了。

 

沙如,中国教育学会书法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曾经是山东一所中学的校长。在他的领导下,从1992年开设兴趣班到2008年将书法教育列入必修课,逐渐成为学校特色,经历了一段不短的时间。

 

“到初中虽然学习压力加大了,但是练习书法能让我们静下心来,很快投入到学习中,每天有半小时的时间练书法,之后学习效率会更高。之前学校要求练书法字,周围有些同学觉得是浪费时间,就应付了事,但是只有真正投入到练字中才能体会这其中的益处。”他的学生说,“写毛笔字时更有助于理解古文。”

 

“写字教育能否推行,很重要的一个方面还是人们的认识。书法教育书法课与学习课并不矛盾。就看书法课怎么与文化课有机结合,合理安排。”沙如说,有理解,就会有投入。

 

亭廊书法展、书法墙、地书、名家书法讲座、欣赏……学生们一点点喜欢上书法。

 

尽管在大学书法系任教,但查律也曾有过小学五年、中学三年的从教经历,有着十多年的少儿书法教学经验。“中小学书法教材的编写也是不能忽视的。虽然书法是一门古老的传统艺术,但是绝对不能以说教的方式进行教学,必须激发学生的思维,在思考与发现中得到美的体验,让学生体会到学习的乐趣,并愿意主动地投入进去。”(光明日报记者靳晓燕)

 

观点评论:书法进课堂有助传续中华文化

周汝昌先生曾言:要把字学好写好,是每个中国人必须完成的课业,亦即“及格”的国民文化教养。现在看看,又有几个人完成了这份“课业”呢?

 

字写得如何,曾经是衡量一个人受教育水平的一个标志。现在情形不同了,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越来越多,但写字仿佛离人们越来越远。电脑、手机普及之后,再拿起笔来,要么是提笔忘字,要么是写不好字,更不要说独享添香研墨、笔走龙蛇的那份怡情和超脱了。

 

难怪有人说“汉字危机”出现了,担心长此以往,书法只会在文化遗产上留下它的名录了。

 

教育部日前发布了《中小学书法教育指导纲要》(以下简称《纲要》),《纲要》提出,从今年春季开学开始,书法教育将纳入中小学教学体系,学生将分年龄、分阶段修习硬笔和毛笔书法。《纲要》还特别指出,中小学书法教育不举行专门的考试,不开展书法等级考试。

 

一段时期以来,书法教育淡化,全民写字水平下降,对文字的感知、欣赏能力也在下降。此次走进课堂,走进校园,让人们欣慰,书法教育终于得到了应有的重视。

 

其实,在这之前,一些省区已在课程中安排写字教育课并要求保证课时,编写了专门写字教材,组织开展师资培训,也取得了一定成效。

 

当然,这一次不同,这是在全国范围内,面向全体学生,发出让每一个学生写好汉字的诉求:中小学书法教育要让每一个学生达到规范书写汉字的基本要求。这并不是期望每个人都成为书法家,也不会用考试来施压,这本是中国人生活中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的确,在电子化的今天,手写体的式微不可避免。但写字教育不是小事,它关涉中华文化的持续发展。汉字,是我们的民族财富和文化记忆。“无色而具有图画之灿烂,无声而具有音乐之和谐。”书法教育不单单是写字课。中国人,写好中国字,本质上是对中华文化的爱护和传续。

 

教育不是功利的,需要教授一些无用之用,书法教育正有此效。工工整整写字,对应的是堂堂正正做人。对大多数人而言,学生时代,大抵是把笔时间最长的一段时间。每周能有一段凝神静气,悠然心会、浸润于墨趣书韵之中的感味,是一种身心俱佳的修炼。“作字行文,文以载道;以书焕彩,赋以生机。”笔墨间,蕴才华,显风度。

 

周汝昌先生曾有过这样的解释:“字”,确实有“繁衍孳生”义,例如“字”的本身造字构成,就是一间房屋内有“子”孙。再如,古汉语里女子嫁人,叫做“字”某某。这岂不也就是结合、生育的含义?是以,字是生,是活,是发展,是衍殖。

 

此解不正是汉字趣味所在?又有多少这样的释义还待我们在书法课堂上去领会、挖掘?(肖言)

 

观点评论:书法教育进课堂违背教育原理

 

教育部官方网站日前公布了《中小学书法教育指导纲要》,规定从今年春季开学开始,书法教育将纳入中小学教学体系,并纳入教育督导的专项内容。此事甫一报道,随即引发教育界的激烈争论。

 

教育部2011年就出台《关于中小学开展书法教育的意见》,要求各地开展书法教育,但却因种种原因并未得到预期效果。首先是课时的问题——中小学现在的教学计划安排得满满的,几乎拿不出课时给专门的书法教育。其次,书法教育的师资难找——一般老师都不能胜任,聘请书法名人费用不菲。再者,书法教育必需的硬件难以保障——学校没钱购置书法教育所需的碑帖、挂图、书籍等必需资料,至于设置专用书法教室就更奢侈了。

 

教育部推行“书法教育进学校”的初衷无疑是好的,但如何贯彻落实,则充满争议。综观各方面的意见,争议的焦点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在电子化的今天,手写汉字是不是教育应该特别关注的?二是即便支持书法教育的理由很充分,可是书法教育的相关师资和经费如何保障?三是教育部的这一书法教育通知原则上应全国普及,但显而易见,目前根本不可能在全国大多数中小学贯彻落实。

 

根据教育学原理,学校教育不能什么内容都纳入,而应该根据今天和未来生活的要求,精选教育内容,科学安排教学计划。众所周知,今天我们写字的能力越来越依赖于计算机和手机输入,而非人工手写。如果我们仍然看不到这些现实,而是固守每个学生都必须写出一笔漂亮的字的要求,那么就明显违背了“教育要为学生当下和未来生活做准备”的教育学基本原理。

 

这方面,以美国为代表的字母文字国家的教育工作者有着清晰的认识。最近,英国《金融时报》助理主编吉莲·邰蒂撰文《电脑时代,你还“草书”吗?》,指出很多美国教师认为,在数字时代,强迫儿童用他们以后几乎用不到的字体写字是浪费时间;教育内容应当得到优先对待,让孩子们为计算机时代做好准备——在全球化经济时代,真正重要的是键盘,而不是书法。诚哉斯言!

 

老实说,“书法教育进学校”是近年来“学校是个大箩筐”的又一个生动表征。比如,禁毒重要,于是“禁毒教育进学校”;防艾滋病重要,于是“防艾教育进学校”……但如果什么都重要,什么都进学校,那么还谈什么精选教育内容?教育学原理强调,学校教育的时间是非常有限的,良好的教育应该在这些有限的时间内,给学生精挑细选最重要的内容。“书法教育进学校”最好能三思而后行。(胡德维)

 

观点评论:书法是否进课堂应听学生意见

 

书法是否应该进课堂?这个问题应该先问问学生们。

 

1962年,郭沫若曾为《人民教育》杂志题写了一段话:“培养中小学生写好字,不一定要人人都成为书家,总要把字写得合乎规格,比较端正、干净、容易认。这样养成习惯有好处,能够使人细心,容易集中意志,善于体贴人。草草了事、粗枝大叶、独行专断,是容易误事的。练习写字可以逐渐免除这些毛病。但要成为书家,那是另有一套专门的练习步骤的,不必作为对中小学生的普遍要求。”

 

从那时起到现在,50多年来,书法一直想进课堂,却始终效果不彰。“文革”一段且不说,就是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改革开放以后,也不见很大起色。究其原因,学生不认同是重要原因。

 

很长时间以来,书法,特别是毛笔书法,已不是读书人必须掌握的技能,而是作为一种文化传统、一种艺术形式存在着。在教学中,它已从必修课的位置上退了下来,成为实现素质教育的一种途径。但提高素质的方法多种多样,书法并不具有唯一性,比如音乐舞蹈、跑步做操,都可以成为提升素质的手段,因而书法进课堂得到的响应并不热烈。加之目前学生课业压力过重,再加一门非常耗时耗力的书法课,确实让人吃不消。

 

郭沫若讲了学书法的好处,但事情往往有两个方面。孙过庭在《书谱》中,对佳书赞美的同时,必有对俗书的抨击,可知学书法若学不好,不仅得不到“钟张之精、二王之妙”,反而会落得一身俗气。中国历史自有开科取士之制以来,能够金榜题名的那些人几乎都有一块书法的敲门砖,及至位列朝堂,则忠奸混杂,贤愚并存,且谀媚庸俗者尤众,可见书法对人的素质,特别是道德养成起不到根本作用。

 

书法与其他艺术门类一样,从技术层面开始,最终影响到人的心灵,达到“道”和“美”的境界,其过程曲折美妙,沉浸其中,其乐无穷。但如果对此不感兴趣,则味同嚼蜡,了无所得。美国职业篮球教练员们评价一个运动员时常说,他有天赋,有阅读比赛的能力。学好书法,同样需要天赋和阅读的能力。不可否认,青少年中有很多人会对书法一见如故,但也会有相反的情况。就像一些孩子不喜欢弹钢琴、不愿意跑步、对奥数没有兴趣一样,肯定会有学生甚至很多学生不爱动毛笔,我们应该宽容这些孩子,帮他们找到属于自己的天赋。

 

书法进课堂的本意当然好,但是如果学生不认同、不想学,实际效果与本意必然相去甚远,以致背道而驰。现在,希望“从娃娃抓起”的东西太多了,但有多少真抓出效果来了呢?有时候,不是我们抓得不紧,而是学生们真的不愿意学或者不适合学。我们应该给学生提供学习书法的机会,但不能强迫他们。